A

谁也不是的男人,本号更新中太only(可能有顺带微量其他宰受向)。

【中太】Your Dog(R级注意)

Attention: 

1.私设下属中也(前别的组织首领)x幼年干部宰。 

2.未成年sex行为注意。 

+++++++++++++ 



一年之中只有樱祭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氛围才是最为活跃的。在四月初带着亲友一起在樱树下铺开席子野餐,一边赏花一边谈论最近的趣事是每户寻常人家必做的大事。凡是有樱花集中盛开的地方都挤满了前来赏樱的人,大家兴高采烈地凑在一起,虽然拥挤,但也愉快,即便是最羞怯腼腆的人也会在热络的讨论里插上几句,博得几声喝彩。


不过对于黑手党来说,这种日子和寻常也没有两样,就算港口黑手党取得了所谓的“异能开业许可证”,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合法企业,更不会老实地依照规定去放所谓的公众假期。而身为黑手党干部的太宰治也早做好了加班的准备,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森鸥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压榨他的机会。


现在是下午六点五十分,山上的空气有点冷。穿着单薄衬衣的棕黑发少年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把刚刚拿来确认时间的手机塞回口袋,望着山下填充满粉色的城市失望地撇撇嘴。


“嘁,来不及跳下去了啊,中也你总是这么准时,看来一根筋的脑子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太宰转过头向来人抱怨着,穿着皮鞋的脚点着地面,丝毫不介意被擦得锃亮的鞋面会不会磨损。他自然地向对方走了过去,在止于对方身前的一瞬身上便多了一件黑色的大衣,身体也落入了一个结实怀抱。


“哈?你说什么?别再增加我的工作量了啊!把你捞回去又要报废一套衣服了!”被唤作中也的男人没好气地回道,狠狠瞪了一眼故作乖巧待在他怀里的少年,“那边的布置已经完成了,等天完全黑下来就可以开始行动。还需要做什么检查吗?太宰。”


“没有啦,这样就可以了,很久没遇到这么蠢的对手,我都有点提不起劲儿呢——比起那个我肚子饿了,中也你今天早上放在口袋里的巧克力就归我了!”


话音刚落,太宰就变戏法似的摇了摇手中的条形巧克力,眼睛得意洋洋地眯成了两道细线。本就是为补充能量用的巧克力让太宰顺走倒也没什么,只是对方漫不经心的态度叫中也有些不满。虽然作为和太宰相处了一年多的直属下属,他知道太宰的计划从来没出过纰漏。


“你倒是工作态度端正点……”


无可奈何地吐出一句不痛不痒的教训,中也调整了一下角度,把怀里少年单薄的身子更稳地抱住。 




晃晃悠悠的花瓣跌进了鲜红的水洼里,同水面相接的部分很快染上了比它本身浓郁得多的色彩。在层层叠叠花枝的掩映下,一地的尸体被很好化为了整个景色的一部分。


明年这里的樱花会不会格外鲜艳呢?


想着没什么所谓的事,太宰的目光自脚下的尸体飘到了面前的樱树上。这是棵尚且细弱的小树,连枝桠都没分出几条,零星的叶片黏在细长的枝上,看上去完全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也不知道在这野林里能不能活下去。


“等下叫他们过来就把尸体埋在这棵树旁边吧。”


一直维持着沉默的太宰终于出了声,伸手揪掉了小樱树的一片叶子捏在手里把玩,似乎是突然对这可怜的植物起了什么这个年纪小孩子会有的同情心。然而在他的身后检查着尸体是否有生还的中也却知道,这只不过是对方的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心血来潮。


——年仅十三岁的黑手党最年少干部,身体里流淌着纯黑之血。坐在无数恶名堆积起来的高塔之上,这样的孩子,会有那种无聊的东西吗?反正他是未曾见过。


“我知道了。”


确认完最后一具尸体,黑色的手套已经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中也直起身子脱掉自己沾了红色浆液的手套,抬头的电光石火间恰好对上了太宰那双在月光下朦胧不清的鸢色眼眸,里面含着几分戏谑的笑意。


后续点我https://m.weibo.cn/5026589736/4295531604028276


END


【100fo感谢】一个没什么特别的点梗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今天也是个日宰的好日子。

HHwya6:

占tag抱歉!
欢迎吸太小伙伴各位来取暖(你)

先生生日快乐,有可能的话,会补给您什么吧。

情报,应该是中太Only。

新刊通贩信息,48小时删tag。
第一本是⑨太太的「地球の落下をとめる裏側で」,剧场版小话,r本。目前已经切了,但是太太说会再开,就是时间不定。
第二本是啊太太的[もしかして付き合っている!?②],是上本的续,全年龄,也已经切了,不过同样会再开。
第三本是[Hello new world],幼儿园合志,啊太太有参,目前还没切。
另外啊太太的第一本也还在贩,上次没买到的可以买一下。
预览我都没放,因为⑨太太的预览有点r,可以自己去p站看吧,这次超美味。

推送主页通贩信息,目前虎穴挂着四本中太本预约,一本⑨太太的剧场版小话,是R本,一本啊太太的个人本,是接上次的旧刊,另外旧刊也再贩了,最后是一本幼儿园合志。

吐个气儿证明我这个不算人的人还是活着的。⑨太太的中太本中的一部分。背后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