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谁也不是的男人,本号更新中太only(可能有顺带微量其他宰受向)。

【100fo感谢】一个没什么特别的点梗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今天也是个日宰的好日子。

HHwya6:

占tag抱歉!
欢迎吸太小伙伴各位来取暖(你)

先生生日快乐,有可能的话,会补给您什么吧。

情报,应该是中太Only。

新刊通贩信息,48小时删tag。
第一本是⑨太太的「地球の落下をとめる裏側で」,剧场版小话,r本。目前已经切了,但是太太说会再开,就是时间不定。
第二本是啊太太的[もしかして付き合っている!?②],是上本的续,全年龄,也已经切了,不过同样会再开。
第三本是[Hello new world],幼儿园合志,啊太太有参,目前还没切。
另外啊太太的第一本也还在贩,上次没买到的可以买一下。
预览我都没放,因为⑨太太的预览有点r,可以自己去p站看吧,这次超美味。

推送主页通贩信息,目前虎穴挂着四本中太本预约,一本⑨太太的剧场版小话,是R本,一本啊太太的个人本,是接上次的旧刊,另外旧刊也再贩了,最后是一本幼儿园合志。

吐个气儿证明我这个不算人的人还是活着的。⑨太太的中太本中的一部分。背后注意。

【中太】Remix『III』

Attention:

1.明确含有未成年性行为。

2.年龄操作,成年中也x幼年宰。

3.原著剧情改动,因为年龄关系所以对宰的性格会有微调,但我们会尽力保持所有人物的性格和行为的合理性。

4.车贯穿从头到尾。

5.轻微森太暗示。

6.和蜥蜴桑的联文,下一章由 @蜥蜴咭咭咭 完成。

前文见 @Remix合集 

+++++++++++++++++++++

二十二岁的中原中也并非什么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和他有过一夜风流的人少说也有个二三十个。那些人中有过娇媚撩人的舞娘,也有过精明干练的职场女性,甚至有过身形健美的青年,但是绝不包含此刻这个站在门边、并且才进入发育期不久的小少年。


“别闹,太宰。快回去睡——喂!你干什么?!”


此部分点我


“哦——中也想知道这个呀。”太宰伸了个懒腰,轻快地蹦到洗漱台边上用牙缸接了杯水准备漱口,凉凉地掷下了下一句话,“当然是森先生啦。”


靠。


除了这个,中也再找不到别的能表达自己心情的字了。




“所谓国家呢,就是从基层汲取资源的机器,而组织,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和这个差不多。两者都是追求着利益的最大化,也就是,它们内部的一切存在的前提都要能为这个机器出色服务的——”太宰坐在椅子上晃着两条嫩生生的腿,连搭理都没搭理盘子旁的餐具,拿起一颗葡萄就塞进嘴里,一边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一边低头挑选着下一个下手目标,“也就是说,中也,如果我们的合作不顺利的话,你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又一块苹果被拾入口中,可惜放置的时间有些过长,早就失去了原来的甜脆。


“我当然知道。”吃掉自己盘子里最后一点的食物,中也没好气地用叉子指了指坐在餐桌对面的孩子,“你就不能好好吃早餐吗?不然等等蹭到睡衣上你自己想办法,洗不掉我可不会帮你买新的。”


能把早餐吃成谈判,天底下可能只有太宰治这个麻烦的小恶魔能干得出来。昨晚的刺激还没从中也的脑子里散去,今天一大早太宰就弄了这么一出,也不知道又想出了什么鬼点子来折腾他。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于这个执拗地直呼自己为“中也”的孩子,中也总结出的应对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接着。不怕对方怎么坑他,就看看最后他们俩谁能赢得过谁。


“欸!中也别这么较真嘛!”煎蛋接了太宰泄愤般的几刀,卖相立马从“秀色可餐”降级成“惨不忍睹”,“所以为了我们的未来,打个赌吧!”


“赌?”中也挑眉,好像对太宰的提议有了点兴趣。


“对,赌。如果下次中也按我的计划顺利完成任务,中也以后就要做我的狗,任务要听我的话;反之,如果按我的计划做失败的话,我就是中也的狗,以后行动都按你的想法来,而我之后就老老实实做你的‘锁’。”


这个赌约看起来真是一个淋满蜜糖的陷阱,是太宰算准了他会跳进去的那种类型。首领命令他和太宰组队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给他这个一旦暴走就会酿成灾难的定时炸弹安上一把锁,而他若是拒绝太宰的这个赌约的话,就相当于拒绝调和也是在反抗首领的命令,因此即便赌约的条件看起来很公平,可实际上他并没选择的权利。


——还真是相当聪明的一个提议。


中也想,随意地撑着桌子站起身,目光灼灼地看向对面的小人儿。


“好啊,那就来看看最后谁是谁的狗吧,输了可别哭鼻子啊,小青花鱼。”


“中也才是,我可是很期待蛞蝓作为我的狗时的丧气脸呢!堂堂干部大人输给一个小孩子,这种新闻大家一定都会很喜欢听吧?”


看不见的硝烟在一大一小的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TBC

一个两只中也的中太脑洞里其中一只中也的设定,因为画了设定所以就把一点有关这只中也的事放了出来。为了区分,姑且还是称呼他为中原。
——————————————————

是只有太宰死去的世界线的中原,在十八岁的时候失去了自己的搭档兼恋人的太宰。

在太宰死去的时候并不在横滨,等到回来之后就只得到太宰死去的消息,甚至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也没能拿的到太宰的骨灰。黑手党对外宣称宰叛逃,除了中原和森等少数几人之外没人知道太宰已经死了,并且因为保密的性质,所以太宰连墓碑或者牌都没有。

在太宰死后孤身一人成长到二十二岁,对太宰的最后印象大概就停留在出差前,那个时候太宰缩在沙发上披着大衣看着报告,在他走的时候一反常态地揪住他的衣袖,探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吻。因为太宰也不怎么照相,所以有关太宰的影像也少的可怜,这个时候的中原几乎记不清太宰和他在家时一只眼不缠绷带时候的样子了,也记不太清太宰时不时突然出现的凉薄笑容到底是怎么个笑法,只记得和对方一起生活过的细节。

两个人曾经有交换过东西,太宰有送给中原一顶帽子,而中原有送给太宰一条领带,但由于太宰的存在被消抹,所以那条领带已经和太宰一起消失了。

因为太宰突然离去,所以失去了策士、刹车、安全感所在(彻底地失去)的中原有下意识地多学习一些宰之前学习的东西,会下意识地模仿太宰的一部分行为,以至于衣着也发生了变化,有些向太宰靠拢。虽然表面上很克制,工作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内里变得阴郁。

因为超乎寻常的默契,所以能猜到太宰并非自愿死去,因而对这件事一直不能释怀。